巴基的新手臂

       在巴基沉眠一年后,众人终于成功地清除了他脑内的指令。于是,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早晨,巴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醒来。在床边趴伏着浅眠的史蒂夫很快就被他的细微动作惊醒,一边呼唤着他的名字,一边急冲冲地按下床头的呼叫铃。

     “史蒂夫?”巴基迷迷糊糊地将视线凝聚到他身上,时光仿佛回到了那年在俘虏营的实验台上被救的那一刻,史蒂夫也是这么焦急而又欣喜地呼唤自己。其实当初获救后他也曾经想要解甲归田,可终究放心不下这个一身傻气的家伙。即使史蒂夫变高变壮变厉害了,也只是从傻小子变成了傻大个儿,他要守护好他,直到永远。

     “巴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水......”

     “放松,放松,我很好。”巴基打断史蒂夫的一连串问话,“不过我的确渴了。”

       史蒂夫去倒水,一转身就看到巴基正吃力地试图用一只手支撑着起身。他急忙上前,一只手扶住巴基,一只手端着水杯喂他喝水:“你睡了那么久,现在身体肯定还没恢复力气,别着急,慢慢来。”

      “史蒂夫,我的脑子......" 喝完水,巴基想起这个他最担心的问题。

       史蒂夫微笑着接话:“已经好了,那些指令都已经清除了,你再也不会被它们控制了。”

      “太好了!”心头大石落下,巴基脸上绽放出笑容。

        有多久,有多久没见巴基这样笑了?史蒂夫情不自禁地拥抱住他。

        巴基右手轻抚史蒂夫的头发,语带笑意地说:“嘿,哥们儿,你可真热情。话说,我这回睡了多久?”

       “快十个月了,你都睡过了你今年的生日。”史蒂夫的声音闷闷的。

       “那岂不是便宜你省了我的一份生日礼物?”巴基调侃。

         史蒂夫直起身看着他,神情温柔而郑重:“不,我要给你补上,不止今年的,还有过去七十多年的份都不能落下。”

        “哇噢,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不过,我也要给你补过生日。”

        “好啊。”史蒂夫笑着说,心里想着,有你在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巴基的主治医生布鲁克和他的助手海瑟薇带着检查设备推门而入。

      “麻烦你们了。”史蒂夫赶忙扶着巴基坐好,然后让出位置好让他们给巴基做检查。而他则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巴基乖乖地配合,发现自己实在是插不上手。

      “巴恩斯先生目前状况良好,我们会尽快给他安排复建计划。“布鲁克医生做好记录后说道,然后在史蒂夫两人的道谢中和收拾好东西的海瑟薇雷厉风行地走了。

       “看,伙计,你很快就能好了。”史蒂夫回到巴基身边,拍了拍他的右肩。

       “那真是太棒了,我都躺得快生锈了。”巴基裂开嘴笑着说,“真想出去跑几圈。”

       “那还得再等几天,等你安上新的胳膊,你就能跑得更稳当了。”史蒂夫专注地看着他的巴基,“我们可以先去逛逛皇宫,特别是花园,非常漂亮!”

       “多谢夸奖。”门口突然传来特查拉的声音,“能够得到美国队长的赞赏是我们的荣幸。” 

       史蒂夫连忙扶着巴基起身面向特查拉,略显尴尬地说:“没想到陛下会亲自过来,这段时间我们实在是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你们来了以后也帮了我们不少忙。”特查拉不紧不慢地步入房间,“而且,我很乐意帮助巴恩斯先生,他的遭遇令人痛心,他的为人我也十分敬佩。”

      “巴基的确值得被更好地对待。”史蒂夫温柔地看向冬日战士。

      “咳咳。”特查拉觉得自己的存在感今天似乎特别低,他不由自主清了清喉咙,唤回了史蒂夫的注意,“我这次过来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巴恩斯先生的新手臂。”  

      “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吗?”史蒂夫紧张地问道。

      “别紧张,研究很顺利。得益于巴恩斯先生的铁臂,我们的假肢技术得到了很大提升。“特查拉安抚道,”我是说新手臂的一些功能想要征求你们的意见。我们坐下说吧。”

       “得益于我们瓦坎达的振金,新手臂较之前的更坚硬也更轻便,我们还升级了能源动力系统,让手臂里还能再添加一些额外的小部件。”特拉查简略地说明了下。

       “您所说的小部件是指?”史蒂夫问。

        “一些医疗器材。”特拉查并不卖关子,“我也是有感于当初那一战里罗迪上校的遭遇。你们在战斗中总是不可避免会受伤,但是显然在你们的队伍里并没有配备医务人员。”

        “这是否会降低我的战斗力?”巴基忍不住开口,“我不想成为拖后腿的那一个。”

          史蒂夫一把握住巴基的手急切地说:”不,巴基,你永远都不会拖我后腿!“

          “可是我已经害得你失去了很多伙伴,还成为了通缉犯。”巴基低下头,不看史蒂夫。

          “那不是你的错,没有你,我也无法赞同那份协议!”史蒂夫揽住他的肩,“你不要自责,我们说好了要并肩作战的!”

         “咳咳,”特查拉再次清了清喉咙,“队长,即使你不承认,巴恩斯先生的名声的确会成为你们的负累。”

        史蒂夫忍不住严厉地看向特查拉,反驳道:“巴基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出生入死的英雄!”

        “但我的确曾经是臭名昭著的九头蛇杀手!史蒂夫,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巴基回握住史蒂夫,抬头认真地看着他,“我记得每一个死在我手上的人,我的双手沾染了很多无辜者的鲜血。”

       “你当时是被控制了!巴基,你受了那么多罪,你不该再承受下去了。”史蒂夫哀痛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扭转巴恩斯的形象。”特查拉不得不起身拍了拍史蒂夫的肩,打断俩人的交流。天哪,美国队长不会要哭出来了吧。

          面对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闪亮亮的双眼,黑豹陛下重新坐了回去,肃容说道:“你们需要急救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在救援行动中肯定能碰到很多需要急救的民众。我打算在新的手臂上配备一些改良后的急救仪器还有一定量的麻醉和止血药剂等等,相信到时候的巴恩斯先生一定会从冷酷的冬日战士变成带给人希望的春日战士。”特查拉难得地开了个玩笑,“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我愿意!”巴基感激地看着特查拉。

         “那接下去除了复健,你还需要学习很多医疗知识。”
         “谢谢您,陛下!”史蒂夫诚挚地向特查拉道谢。
         “你们值得这一切。”黑豹陛下温和地回应,便起身告辞了。
         送走了特查拉,史蒂夫激动地看向巴基:“看啊,伙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当然!”巴基坚定地回应,“我会好好学习医术!以后,不止你的后背,你的整个身体都可以放心地交给我!”
        “你一直都是最值得信赖的,我从未怀疑过!”史蒂夫回以同样的坚定。
         还未走远的黑豹陛下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
    我都不晓得我在写些什么东西了,本来是为了巴基生贺写的,拖延症发作一直没写好,偶尔想起来写一点改一下,就成这乱七八糟的玩意了。

评论
热度 ( 15 )

© 一夜青丝尽飞雪 | Powered by LOFTER